今天是: 中文版 | English | 意见反馈
Flash Logo.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分类导航
新闻搜索
班门弄斧——对《金庸和他的师友们》一书的“真知灼见”
发布时间:2016.07.03 新闻来源:郭博瀛 浏览次数:

最近因研读傅国涌先生所著新修版《金庸传》的需要,我在武清图书馆三楼社科阅览室借阅了两本由蒋连根编著的金庸纪传体文学,一本是《金庸和他的师友们》,已读毕归还,另一本是正在阅读中的《金庸和他的家人们》。

蒋连根的公开信息有限,只有丛书扉页上的简短介绍:上世纪50年代生人,文革期间求学,跟那个时期的大多数人一样,没有经过系统地文化知识学习,后进入浙江海宁日报社作一线记者。

我之所不以先生相称,主要是对他这两本书的不严谨、不认真感到气愤。

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严谨认真的态度是第一位的。香港《明报》创始人查良镛先生(即我一直以来十分敬重的、也是我正在研究的金庸先生)曾对新闻从业者如此期望:事实不容歪曲,言论大可自由。

通读蒋连根这两部关于金庸先生的作品,到处充斥着事实不甚清楚,言语大抵模糊。

我以为,作为一名传记文学著作者,应似傅国涌先生那样,以历史学家的操守、在尊重史实的基础上进行合理创作,而不能像写玄幻小说那样,连篇臆断。

蒋连根的这两部书,把与金庸先生有关的或者有交集的大多人事都写到了(或许是这样),每人一篇,前后都是独立的,每篇几乎必提金庸。但是,大多数篇章,缺乏引用注释,不能领读者信服,用词也不甚严谨,个别篇章表述上过于冗余,校对也不够认真,特别是有些篇章个人臆断的成分太大,现将书中不合适之处着重列举如下:

一、关于金庸结发妻子杜冶芬抛夫之始末。

金庸先生于解放前被从《大公报》上海总部派往香港分部工作,期时杜冶芬随行。傅国涌先生的《金庸传》从历史角度客观地描述了这一时期香港与上海的差距:香港的面积不过上海的五分之一…………和上海相比,经济、文化、生活上都比较落后,城市建设比上海差好远,甚至连杭州都不如(注释:详见新修版《金庸传》傅国涌著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6月第一版75页);可是,在三个老婆的事儿一章中,蒋大作家却说初到香港的杜冶芬觉得这里要比她所熟悉的上海繁华得多(注释:详见《金庸和他的家人们》蒋连根著人民日报出版社20141月版235页);一个搞了20几年新闻工作的一线记者,对于历史的素养就是这样的独到精深么?

二、关于金庸长子査传侠的初恋细节描写之真伪。

金庸长子査传侠与初恋女友阿湘的私密交往及语言独白,我不知道蒋大作家是如何窥探的,要知道两个人彼时正在异国他乡,难道您有千里眼顺风耳不成?(注释:详见《金庸和他的家人们》蒋连根著人民日报出版社20141月版269页)

 

三、个别处校对不够仔细,文句不成话、插图匹配风马牛不相及。

我崇拜作为新闻工作者的查良镛先生,认为他是自由知识分子的典范;我同样喜欢作为武侠小说作家的金庸(几年前我便通读了金庸先生那15部新修版作品,诸如《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等个人非常喜欢的作品通读了不止一遍,而今这套丛书就陈列在我书房的书柜里,所以我这个喜欢还是有发言权的),新马、港澳台、以及内地的每一部金庸剧我几乎都是从头看到尾,有些亦是不只看过一遍,所以对于此两书中所引用剧照的错漏之处简直一目了然。现着重举一个例子:

在蒋连根所著的《金庸和他的家人们》一书中,第160页左下角的引图,明显是刘亦菲版《神雕侠侣》的剧照,而编辑说是《鹿鼎记》的剧照,简直风马牛不相及,对于如此欣赏金庸的人我真是不知道是如何做此书编辑(或校对)的。

我认为,文学工作者对于文学创作一定要秉持严谨的态度,特别是传记文学尤甚。退一步说,即使是一般的小说,纵观名家,如金庸先生的15部作品,没有不是在客观史实的基础上加以延伸的。天马行空的武侠小说作家尚且能以谨慎认真的态度面对创作,何况你蒋大作家乎?

我是web程序员出身,做程序必须严谨,如同搞历史研究一样。举个例子,一页一千行的程序代码如果有一个写错,在执行过程中就会出现BUG,所以,写程序与搞历史一样不容许马虎。

再引申一点讲,一个好的程序员,他的文字功力也一定是一流的。

我大学时代的好朋友马秋伟兄--当时是我们那届公认的程序设计第一,我们结识于古诗词写作的选修课上。他的古体诗写的很好,散文尤甚。

我曾跟他说:一个好的程序员,他所写的程序必定像诗歌一样,读起来朗朗上口;又像议论文一样,逻辑性极强。对此他深表赞同。

现如今还能清晰地回忆起我们一起hack学校网络机房的情景:我们利用一段很简单的delete命令就可以删除主控台的管理控制权限,这主意是他想出来的,为的只是一整天不用花钱就可以上网。

前些时候,马秋伟兄向我索新版的《冷风诗词集》(注释: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百度搜索冷风诗词集先睹为快),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邮寄于他,深表歉意。

而今,他的音容笑貌依然浮现在我的眼前。他跟罗大佑很像。

综上所述,这也就是为什么读了蒋连根的两部书之后有这么多的厥词了,一是他的写作态度十分严谨,二是他写的是我所熟悉并敬爱的金庸先生。

作为文字工作者,或者说任何领域的从业人员,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都将是受到人们推崇的,特别是写文学作品,倘使写的不够认真,若读者的辨别力不甚佳,则很容易被误导,这是非常可耻的行为,我把它比喻成是对圣洁的灵魂地猥亵。

 
上一篇:寻找生活的目标就是生活的目标
下一篇:讲座笔记:感悟隶书与艺术